如何评价华为回应李洪元被羁押 251天:支持其运用法律武器维权?

王瑞恩的回答如何拿起法律武器?这里要分民事和刑事两个层面:之前有过讨论,是否可能存在部分人员对李洪元进行诬告陷害的情形。这里需要说明一点:诬告陷害,并非刑法中的亲告罪,仍然属于公诉案件的范畴。如果李洪元认为存在此类情形,还是应当首先向公安机关报案,不能自行起诉。但有一点例外:如果被害人(李洪元)有证据证明对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不予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则可以提起刑事自诉。然而,即便经查明存在诬告陷害的情形且因此被定罪,由于诬告陷害罪并不是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情形,李某元仍然无法因此获得更多的经济赔偿。这是刑事的情形,在民事层面,李洪元有可能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获得更高的赔偿。之前流传的报道,提到了李洪元得到了国家赔偿,其中的人身自由损害赔偿是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的,2019...

如何评价华为回应李洪元被羁押 251天:支持其运用法律武器维权?
王瑞恩的回答

如何拿起法律武器?这里要分民事和刑事两个层面:

之前有过讨论,是否可能存在部分人员对李洪元进行诬告陷害的情形。这里需要说明一点:诬告陷害,并非刑法中的亲告罪,仍然属于公诉案件的范畴。如果李洪元认为存在此类情形,还是应当首先向公安机关报案,不能自行起诉。

但有一点例外:如果被害人(李洪元)有证据证明对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不予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则可以提起刑事自诉。

然而,即便经查明存在诬告陷害的情形且因此被定罪,由于诬告陷害罪并不是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情形,李某元仍然无法因此获得更多的经济赔偿。

这是刑事的情形,在民事层面,李洪元有可能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获得更高的赔偿。

之前流传的报道,提到了李洪元得到了国家赔偿,其中的人身自由损害赔偿是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的,2019 年标准为每日 315.94 元。然而,考虑到此次事件对李洪元实际获得收入能力造成的损失和名誉的损害,这一赔偿可能无法完全填平其所受到的损失。对此,李洪元有可能基于名誉侵权等案由,要求获得赔偿。

李洪元事件,其意义不仅在于争取合法赔偿、争取恢复名誉本身,也有助于思考,什么样的刑事诉讼制度是公正的。

候审期间的羁押,需要平衡两个价值诉求:

1、确保嫌疑人在既定时间出庭接受审判,避免嫌疑人在刑事程序进行期间潜逃;

2、保障未被定罪者基本的权利。

这两点,过度强调其中的某一点,都可能导致荒谬的结果。过度强调前者,则有可能让报案变成了滥用私刑的工具,让司法程序替代了刑罚的效果。过度强调后者,则意味着犯罪者有可能逃避制裁,甚至换一个国家、换一种身份继续逍遥。

不同司法制度在这一道两难问题之间,做出了不同的回应,但都很难尽如人意。例如,美国采取以保释为原则、以羁押为例外的处理方式,代价是刑事程序的严肃性受到了损害,而且助长了「保释债券」这种道德上受质疑的行业(向贫困的嫌疑人放高利贷以支付保释金)。而取保候审比较严格的司法体系,却也有可能为人身自由损害付出代价。

很难,但如果能讨论,至少还算离解决更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