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韩国闹很大的 N 号房事件?

Double.费的回答具体内容大家可以自行搜索或者再等一等。 这里说一下我的看法: 韩国的这一波再次颠覆了我对恶的认知,人性的丑恶有时候真的…数据显示在线观看人数为26w,但是也存在共享观看的可能,所以人数应该是超过26w的。 20多岁的男性嫌疑人赵某,N号房“博士房”的运营人,被称作“博士”。他将未成年女性的性剥削视频发在telegram“博士房”内,然后收会员费,会员可以进去看比如qj,虐待等内容的视频。 从线上到线下的性暴力事件。受害者全为女性,甚至还有未成年和最小不过11岁的女孩。(前面所说的婴儿还有待考证,所以改了一下) 超过26万人收看,却只有两个大学生去追踪这件事。 我不敢想像这样一个没有死刑的国家会对这群人做出什么审判。 关于死刑:以前有看到这样一个问题说为什么中国不会废除死刑?其中有一个回答给我印象很深刻:因为有些人,真的不配活在世上。 恐怖的不仅仅是那位“博士”的行为,而是超过26w的人观看,却只有2个人对其进行举报,官方数据的韩国人口是5164万人,这意味着每200人中就有一个付费观看该视频且无动于衷的人,这对韩国的女性来说真的是一种悲哀。(经评论区提醒,除去一部分女性和外网观众,1/200的数据并不十分准确,大家作为参考就好。) 鲁迅先生曾说: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 今天这句话我也同样想送给这次事件中那些韩国人。 补充一下:N号房事件是指2018年下半年到2020年3月在Telegram发生的大规模网络传播,销售性犯罪视频事件。受害者包括大量未成年人,加害者最少有1万人。其中“博士房”作为“N号房”的模仿犯罪,使用数字加密货币结算销售,又因为Telegram的保安系统本来就非常严格,所以更加难以调查。 目前根据韩国媒体SBS报道,因涉嫌威胁未成年人拍摄性剥削视频,并在SNS上传播,“N号房”节目的运营者已于19日晚上被警方逮捕。 韩国警方:该案件从2018年开始,嫌犯在聊天室发布性剥削画面供会员观看并收取会费,会员多达26万。 目前青瓦台多条国民请愿要求公开赵某身份信息,其中有一条已经超过170万人参与,另一条也超过了110万人参与。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如何看待韩国闹很大的 N 号房事件?
Double.费的回答具体内容大家可以自行搜索或者再等一等。 这里说一下我的看法: 韩国的这一波再次颠覆了我对恶的认知,人性的丑恶有时候真的…数据显示在线观看人数为26w,但是也存在共享观看的可能,所以人数应该是超过26w的。 20多岁的男性嫌疑人赵某,N号房“博士房”的运营人,被称作“博士”。他将未成年女性的性剥削视频发在telegram“博士房”内,然后收会员费,会员可以进去看比如qj,虐待等内容的视频。 从线上到线下的性暴力事件。受害者全为女性,甚至还有未成年和最小不过11岁的女孩。(前面所说的婴儿还有待考证,所以改了一下) 超过26万人收看,却只有两个大学生去追踪这件事。 我不敢想像这样一个没有死刑的国家会对这群人做出什么审判。 关于死刑:以前有看到这样一个问题说为什么中国不会废除死刑?其中有一个回答给我印象很深刻:因为有些人,真的不配活在世上。 恐怖的不仅仅是那位“博士”的行为,而是超过26w的人观看,却只有2个人对其进行举报,官方数据的韩国人口是5164万人,这意味着每200人中就有一个付费观看该视频且无动于衷的人,这对韩国的女性来说真的是一种悲哀。(经评论区提醒,除去一部分女性和外网观众,1/200的数据并不十分准确,大家作为参考就好。) 鲁迅先生曾说: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 今天这句话我也同样想送给这次事件中那些韩国人。 补充一下:N号房事件是指2018年下半年到2020年3月在Telegram发生的大规模网络传播,销售性犯罪视频事件。受害者包括大量未成年人,加害者最少有1万人。其中“博士房”作为“N号房”的模仿犯罪,使用数字加密货币结算销售,又因为Telegram的保安系统本来就非常严格,所以更加难以调查。 目前根据韩国媒体SBS报道,因涉嫌威胁未成年人拍摄性剥削视频,并在SNS上传播,“N号房”节目的运营者已于19日晚上被警方逮捕。 韩国警方:该案件从2018年开始,嫌犯在聊天室发布性剥削画面供会员观看并收取会费,会员多达26万。 目前青瓦台多条国民请愿要求公开赵某身份信息,其中有一条已经超过170万人参与,另一条也超过了110万人参与。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