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学校男寝是如何庆祝 FPX 夺冠的?

陈野亮的回答FPX和G2的决赛,我是在家里看的,我大学时没等来LPL拿到他们的奖杯,毕业后倒是连夺两个。身边没有好兄弟,没有啤酒,没有瓜子,没有散乱摆放的拖鞋和简陋的上床下桌,笔记本电脑风扇发出拖拉机一般的声音,只有老婆在旁边刷淘宝,等着双十一剁手,我抱着小手机,缩在被窝里一边啃手指一边看比赛。最后主持人把FMVP颁给了小天,我觉得是实至名归,主持人说请在电视或者手机屏幕后面的朋友再次把掌声送给小凤凰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啪啪啪啪”地鼓起了掌,这是我为LPL加冕第一赛区所做的唯一庆祝……然后我老婆从旁边凑过来:“人家叫你鼓掌你真的鼓掌了呀,你怎么这么听话呀?”我:……

陈野亮的回答

FPX和G2的决赛,我是在家里看的,我大学时没等来LPL拿到他们的奖杯,毕业后倒是连夺两个。

身边没有好兄弟,没有啤酒,没有瓜子,没有散乱摆放的拖鞋和简陋的上床下桌,笔记本电脑风扇发出拖拉机一般的声音,只有老婆在旁边刷淘宝,等着双十一剁手,我抱着小手机,缩在被窝里一边啃手指一边看比赛。

最后主持人把FMVP颁给了小天,我觉得是实至名归,主持人说请在电视或者手机屏幕后面的朋友再次把掌声送给小凤凰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啪啪啪啪”地鼓起了掌,这是我为LPL加冕第一赛区所做的唯一庆祝……

然后我老婆从旁边凑过来:“人家叫你鼓掌你真的鼓掌了呀,你怎么这么听话呀?”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