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否不能太善良,适当坏一点是不是更好?

栩先生的回答不是不能太善良,而是不能让善良太廉价。 段时间,马云给美国捐赠了100万只口罩。结果大家发现,美国不仅从未表达感激,这些捐赠还在社交媒体上招来了一片骂声。 更搞笑的是,美国的国务卿整天在嘴里嚷嚷着对中国进行了援助。外交部忍无可忍下,于3月20日正式进行了正面回应:迄今为止,中方从未收到以美国政府名义捐助的资金或物资。 外交部同时透露了一个消息,美国国际开发署倒是曾经表示要向中国提供一批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但一直到3月11日都没有准备好。考虑到当前中国的疫情防控已经取得积极成效,中国最后表示了婉拒。说白了,美国天天说的所谓“援助”,就是一次“诈捐”而已。 之前,我们还无偿援助了泰国11万只口罩、2000套防护服等医疗物资,结果泰国一边狮子大开口要我们提供更多的药品和医疗物资,另一边却被曝出向美国出口了数百万只口罩。 还真是玩得一手“借花献佛”啊。 此外,之前涉及辱华的挪威政府在巨大的疫情压力下,已经提出希望中国施以援助。帮还是不帮?这是一个问题。 另一个在我们疫情初期,恶意辱华并拒绝道歉的国家丹麦,最近疫情也爆发了。有网友传言说,丹麦也在向中国求助。不过我查了一下,没有查到丹麦求助的准确信源。想必该国社会高度发达,人民生活水平、医疗保障极高,是不需要我们援助的吧。 不过我倒是看到有人分享了境外社交网站上,有网友的歧视性评论。 翻译一下:“他们创造了病毒,却搞得像是在拯救世界一样。”这真的是恶意满满啊! 另外还有像之前主动和我国解除友好城市,跟着美国抵制华为5G,拒售雷达给我们的捷克,在向我们求助后,得到了3000万只口罩的援助。结果,紧接着就强扣并征用了我们援助意大利的医疗物资(后来解释说是“误会”),当地媒体在事情还未调查清楚前就武断报道,说这些被征用的物资是“华商囤积居奇”。雪中送炭尚且未经调查就出言不逊,可以想见平日里是怎样一副嘴脸。 对这样的国家,如果我们还是秉持一贯的“以德报怨”,不假思索、不计代价地去帮助。 结果,很可能只会适得其反。因为,古往今来无数血淋淋的教训告诉我们,太廉价的善良,别人是不会珍惜的。 莫言曾经讲过一个故事:一个中秋节,他们家难得的包了一顿饺子,每人只有一碗。正当吃饺子时,一个乞讨的老人来到了他们家门口。作家端起半碗红薯干打发他,乞丐却愤愤不平地说:“我是一个老人,你们吃饺子,却让我吃红薯干。你们的心是怎么长的?” 中国古语有云:升米恩,斗米仇。但我告诉大家,还有一个应用更广泛的理论叫:记仇容易记恩难。特别是当你无原则、无差别的施恩于人时。 我大学室友给我讲过,他高中的时候成绩还不错,高考前几个月,班主任提出让他辅导几个徘徊在一本、二本边缘的同学,帮助他们最后加一把力,冲进一本线。 他当时很单纯,没有多考虑就答应了。 过程就不说了。最后的结果,几个人的成绩都有不错的提升,他自己却阴差阳错考得一败涂地。 高考结束后,那几个人没有一个向他说一句哪怕是感谢的话。 估计在他们看来,他的无偿辅导只是老师安排的,是应该的。 室友去参加过其中一个他辅导过的同学高考后的“升学宴”,同学全程都在说自己最后一段时间是如何努力、勤奋,最后成功过线的,丝毫没有提及室友是如何手把手帮助重新梳理知识点,无私分享自己独特的解题思路的事。 而且因为室友考得不怎么样,同学当着一桌子人的面问他要不要复读,说准备把自己复习的资料留给他。 让他感觉好像自己才是被辅导的那个一样。这件事让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为什么古代那些各行各业的师傅,会在授艺的时候设置那么多的困难和障碍?就是怕得来太容易,最后就弃之如敝履了。 《西游记》里,佛祖曾经说过,有人曾经把大乘佛经拿到舍卫国赵长者家看诵了一遍,只讨了三斗三升米粒黄金。他还觉得是卖贱了。廉价的善良太多,别人只会觉得是理所当然。 那么,什么才是不廉价的善良呢? 我的看法是,善良一定不能脱离现实。真正的善良,绝不是童话故事,更不是天真无邪。不是不管要给予善意的对象怎么样,不顾自己的条件怎么样,就要无条件地当“好好先生”。 中学的马哲早就告诉过我们,做人做事最重要的就是要实事求是。现实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们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根据客观实际,来制定相应的策略。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讲究“德不孤,必有邻”,强调要“与人为善”,但绝不意味着就是要当滥好人,更不是去做不分是非、不辩善恶的东郭先生。 下面我总结的3个原则性策略,对个人、对国家,同样有用。 第一, 行善很重要,但让自己变强更重要。电影《方世玉》里那个天天强调“以德糊人”的雷老虎死的很惨,要想在那样的世道里生存,需要的是李连杰那样的绝顶武功。 强权即真理,而真理,在大炮的口径之内。其实善良也一样。你的实力越强,所给予的善良就显得越珍贵,就像所谓的“鳄鱼眼泪”。 我曾经看到过一句让我醍醐灌顶的话:强者更容易受人尊重。很多新闻报道里都能看到,有些地方的地痞恶霸坏事干尽,但如果他对当地的老百姓干过几件好事,往往被抓了以后,还有很多老百姓替他说好话。与之相反的是,一个原本很普通很老实的人突然有一天发达了,这时候哪怕他对村里人再好,修路、借钱,大家还会对他恶语相向。是的,我说的就是那个被村里人当成提款机的朱之文。 当你超过有些人一点点的时候,他们会嫉妒你;当你超过他们很多的时候,他们才会崇拜你。我将其称之为“远崇近妒”原理。 崇拜真正的强者,这可能是刻在人类骨子里的基因。 所以这些年来,美国到处实行霸权主义,煽风点火、造谣生事,甚至一国总统、国务卿都可以指鹿为马,说话不负责任。但就是这样,全世界还是会有很多国家崇拜他,甘愿当其打手和走狗;国内还有不少公知跪族,天天为其洗地,鼓吹“民主灯塔”。 根本原因就在于,过去近一个世纪里,美国从军事、经济乃至文化都具有绝对的领先优势,堪称这个星球上的“地表自强”。而中国富起来不过数十年,强起来,可能也就这几年。 说白了,对于那些对中国各种歧视偏见的国家而言,我们领先他们还不够多(甚至很多领域,至今还落后于人)。 所以,不要指望这些“发达国家”会给予你真正的尊重。你只有真正足够强大了,才能做到“以德服人”、“不战而屈人之兵”。在这之前,最好不要把“我是个好人”写在脸上。我们可以当好人,但绝不是当无原则的好人。 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周星驰的电影《功夫》最后,给出了答案:我可以轻易捏死你,但我选择放过你。 、 第二,不用锦上添花,但也不要落井下石。 我之前就说过,崇拜强者、讨好强者,是人的天性。看电影或者电视剧,那些大佬身边,往往都会自发聚着一群人围着他。但很多人没想过的是,对这些大佬而言,大多数的刻意逢迎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 《红楼梦》前期里贾府做寿,刘姥姥哪怕是变卖家产去送一个贵重的礼物,对当时正如日中天的贾家人而言,也不会放在心上。而当贾家破落的时候,刘姥姥仗义出手,接济一下也会让人铭记一世。 记住:人在巅峰时,对很多记忆都是浅层的,好坏也只是昙花一现,尤其是那些兴奋之下的酒后承诺,很可能酒醒后就忘了;但对低谷时遭受的一切,都会记忆深刻。 比如,很多现在成功的人,都会在演讲和访谈中,反复提及自己当年陷入低谷后的境遇。当然,如果我们做不到雪中送炭,但也至少不要落井下石。人往往就是这样,锦上添花的好处记不住,但落井下石的仇可能会记一辈子。 我有时候就在想,其实现在国家间的关系就有点像一个班。曾经后进的中国靠着高度自律和勤奋努力,一点点地从全班倒数发展成了班级第二名。 而班里面一堆借着祖上坑蒙拐骗起家“余荫”的富二代们,早已过惯了自由散漫的生活。看到中国的这种自律和勤奋,不仅不会鼓掌,还会不停地抹黑找茬。 现在疫情的大考来了,谁都没法作弊。而中国作为第一个参加考试,现在已经快顺利交卷的国家,将会承受巨大的道德压力,更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 就像有人分析的:如果疫情彻底泛滥,最终我们将不得不和这个带病的世界同流合污,因为当大家身上都搞脏了的时候,你一个人太优秀太干净了是不行的,会被所有人孤立。 如果我们过度渲染自己取得抗疫胜利,以一副大方的姿态搞全球救援,到最后遭受嫉妒、抹黑和打压的情况可能会更多。 而事实上,我们现在所取得的防控效果,是在举全国之力,付出了史无前例的代价下获得的。不仅来之不易,更无法承担再来一次“保卫湖北、保卫武汉”了。 硬要打肿脸充胖子,不就成了有些国家口里的“人傻钱多”了么。当下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去检省整个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我们作出的牺牲,去评估全国受到的损失和影响,向全世界真实、客观的展示我们已经付出的巨大代价。 我们应该让世人知晓,谁才是这次疫情里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第三,遵循博弈论原理 其实,关于到底该如何做好人,孔子很早前就提出过8字原则: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也就是老百姓说的,一报还一报。这和现代的博弈论其实是相通的。 当你判断和对方的合作只有一次时,保持谨慎、不首先当好人,是最佳策略。切勿交浅言深就是这个道理。也就是先保护好自己。 但当你和对方的合作存在很多次可能的时候,就不一定了。 比如你和你的同学、同事,亲戚之间。你如果从来对别人的难处都选择袖手旁观,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没有朋友。不吃亏的人,也就永远“得不了便宜”。 从博弈论的角度讲,对于和自己存在无数次合作可能的对象,最好的策略就是先做出行动,然后看对方的反应。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先行好事,表露自己倾向于友好的态度。另一方面,是不要首先当坏人。你采取“作恶”的行动,可能震慑坏人,避免被伤害,但同时,你也吓跑了那些中立的人或者善意的人。 但如果你表达了善意,而对方伤害了你,那么一定要予以反击。但只限一次。之后,看对方如何,如果继续伤害,就继续反击。直到对方也采取合作策略(或者彻底翻脸)。这才是“一报还一报”的真正含义。 国际政治中,只要国与国的界限还存在,就会有无数次的交手机会。 此前伊朗对美国的策略其实就是典型的遵循了博弈论,他们对美国的突然袭击立刻进行回击,但非常克制、仅限一次,然后立马寻求对话。 我们最近和美国的舆论战也一样。美国驱逐了我们的记者,我们也驱逐美国记者;美国批评我们,我们也批评美国。但永远就事论事,不主动挑事、也不扩大纷争。 良好关系的建立,其实同样如此。新到一个环境,一定要先开口请人帮忙。如果他表现出了善意,要立刻予以回报(表示感谢,送个小礼物、吃个饭,或者帮个小忙)。所谓一来二去,关系就好了。 比如塞尔维亚和我们在这次疫情中的交流对话(不考虑此前的关系基础)。塞尔维亚提出了援助请求,非常诚恳。我们立刻做出了回应,相关的医疗物资和医护人员很快就送到了塞尔维亚。塞尔维亚也立刻作出了回报,高规格的接待、总统的讲话等等。我们再次作出回应,外交部和官方媒体均高度评价塞尔维亚的做法,同时,民间也开始自发地宣传我们和塞尔维亚的悠久友谊。这样,两国的关系就进一步深化了。 其实同样的分析,也可以用到和日本的关系上,包括过去几年是怎么恶化的,最近一年多是如何缓和升温的,这次疫情里又是如何变成“山川异域,日月同天”的。 这也再次验证了,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关系怎么样,就看有没有一方先发起博弈,而另一方如何回应了。 前几年有一句挺流行的话,叫你的善良必须有点锋芒。 这句话其实还是很文艺。我觉得更准确的话应该是,你的善良必须有原则、有条件。 无原则、无条件的善良,就是实打实的老好人。而这样的人,从小到大都是被欺负的对象。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被欺负的,都是那些最容易被欺负的人 。而最可怕的就是,善良的人被伤害,被伤害的人不能坚持到底。一个原本善良的人一旦黑化,往往会坏得更彻底。这才是真的可悲。 这么多年了,电视剧《亮剑》为什么还是经久不衰?我们为什么会喜欢李云龙? 就因为电视剧里的李云龙敢爱敢恨,既有胆量、也有策略、更有脾气。 土匪杀了他的爱将魏和尚,哪怕受处分他也要带着队伍去报仇。老对手楚云飞被包围了,他绝不会背后捅刀子、趁火打劫,而是赶忙去救人。 归结成一句话,要把自己的原则、底线亮出来,坏人不做,但滥好人也不当。 什么是亮剑?这才是亮剑。 查理·芒格说: 我的剑,只给能挥舞它的人。 善良也一样,我们的善意,只给那些值得的人和事。 我在知乎上关

人是否不能太善良,适当坏一点是不是更好?
栩先生的回答不是不能太善良,而是不能让善良太廉价。 段时间,马云给美国捐赠了100万只口罩。结果大家发现,美国不仅从未表达感激,这些捐赠还在社交媒体上招来了一片骂声。 更搞笑的是,美国的国务卿整天在嘴里嚷嚷着对中国进行了援助。外交部忍无可忍下,于3月20日正式进行了正面回应:迄今为止,中方从未收到以美国政府名义捐助的资金或物资。 外交部同时透露了一个消息,美国国际开发署倒是曾经表示要向中国提供一批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但一直到3月11日都没有准备好。考虑到当前中国的疫情防控已经取得积极成效,中国最后表示了婉拒。说白了,美国天天说的所谓“援助”,就是一次“诈捐”而已。 之前,我们还无偿援助了泰国11万只口罩、2000套防护服等医疗物资,结果泰国一边狮子大开口要我们提供更多的药品和医疗物资,另一边却被曝出向美国出口了数百万只口罩。 还真是玩得一手“借花献佛”啊。 此外,之前涉及辱华的挪威政府在巨大的疫情压力下,已经提出希望中国施以援助。帮还是不帮?这是一个问题。 另一个在我们疫情初期,恶意辱华并拒绝道歉的国家丹麦,最近疫情也爆发了。有网友传言说,丹麦也在向中国求助。不过我查了一下,没有查到丹麦求助的准确信源。想必该国社会高度发达,人民生活水平、医疗保障极高,是不需要我们援助的吧。 不过我倒是看到有人分享了境外社交网站上,有网友的歧视性评论。 翻译一下:“他们创造了病毒,却搞得像是在拯救世界一样。”这真的是恶意满满啊! 另外还有像之前主动和我国解除友好城市,跟着美国抵制华为5G,拒售雷达给我们的捷克,在向我们求助后,得到了3000万只口罩的援助。结果,紧接着就强扣并征用了我们援助意大利的医疗物资(后来解释说是“误会”),当地媒体在事情还未调查清楚前就武断报道,说这些被征用的物资是“华商囤积居奇”。雪中送炭尚且未经调查就出言不逊,可以想见平日里是怎样一副嘴脸。 对这样的国家,如果我们还是秉持一贯的“以德报怨”,不假思索、不计代价地去帮助。 结果,很可能只会适得其反。因为,古往今来无数血淋淋的教训告诉我们,太廉价的善良,别人是不会珍惜的。 莫言曾经讲过一个故事:一个中秋节,他们家难得的包了一顿饺子,每人只有一碗。正当吃饺子时,一个乞讨的老人来到了他们家门口。作家端起半碗红薯干打发他,乞丐却愤愤不平地说:“我是一个老人,你们吃饺子,却让我吃红薯干。你们的心是怎么长的?” 中国古语有云:升米恩,斗米仇。但我告诉大家,还有一个应用更广泛的理论叫:记仇容易记恩难。特别是当你无原则、无差别的施恩于人时。 我大学室友给我讲过,他高中的时候成绩还不错,高考前几个月,班主任提出让他辅导几个徘徊在一本、二本边缘的同学,帮助他们最后加一把力,冲进一本线。 他当时很单纯,没有多考虑就答应了。 过程就不说了。最后的结果,几个人的成绩都有不错的提升,他自己却阴差阳错考得一败涂地。 高考结束后,那几个人没有一个向他说一句哪怕是感谢的话。 估计在他们看来,他的无偿辅导只是老师安排的,是应该的。 室友去参加过其中一个他辅导过的同学高考后的“升学宴”,同学全程都在说自己最后一段时间是如何努力、勤奋,最后成功过线的,丝毫没有提及室友是如何手把手帮助重新梳理知识点,无私分享自己独特的解题思路的事。 而且因为室友考得不怎么样,同学当着一桌子人的面问他要不要复读,说准备把自己复习的资料留给他。 让他感觉好像自己才是被辅导的那个一样。这件事让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为什么古代那些各行各业的师傅,会在授艺的时候设置那么多的困难和障碍?就是怕得来太容易,最后就弃之如敝履了。 《西游记》里,佛祖曾经说过,有人曾经把大乘佛经拿到舍卫国赵长者家看诵了一遍,只讨了三斗三升米粒黄金。他还觉得是卖贱了。廉价的善良太多,别人只会觉得是理所当然。 那么,什么才是不廉价的善良呢? 我的看法是,善良一定不能脱离现实。真正的善良,绝不是童话故事,更不是天真无邪。不是不管要给予善意的对象怎么样,不顾自己的条件怎么样,就要无条件地当“好好先生”。 中学的马哲早就告诉过我们,做人做事最重要的就是要实事求是。现实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们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根据客观实际,来制定相应的策略。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讲究“德不孤,必有邻”,强调要“与人为善”,但绝不意味着就是要当滥好人,更不是去做不分是非、不辩善恶的东郭先生。 下面我总结的3个原则性策略,对个人、对国家,同样有用。 第一, 行善很重要,但让自己变强更重要。电影《方世玉》里那个天天强调“以德糊人”的雷老虎死的很惨,要想在那样的世道里生存,需要的是李连杰那样的绝顶武功。 强权即真理,而真理,在大炮的口径之内。其实善良也一样。你的实力越强,所给予的善良就显得越珍贵,就像所谓的“鳄鱼眼泪”。 我曾经看到过一句让我醍醐灌顶的话:强者更容易受人尊重。很多新闻报道里都能看到,有些地方的地痞恶霸坏事干尽,但如果他对当地的老百姓干过几件好事,往往被抓了以后,还有很多老百姓替他说好话。与之相反的是,一个原本很普通很老实的人突然有一天发达了,这时候哪怕他对村里人再好,修路、借钱,大家还会对他恶语相向。是的,我说的就是那个被村里人当成提款机的朱之文。 当你超过有些人一点点的时候,他们会嫉妒你;当你超过他们很多的时候,他们才会崇拜你。我将其称之为“远崇近妒”原理。 崇拜真正的强者,这可能是刻在人类骨子里的基因。 所以这些年来,美国到处实行霸权主义,煽风点火、造谣生事,甚至一国总统、国务卿都可以指鹿为马,说话不负责任。但就是这样,全世界还是会有很多国家崇拜他,甘愿当其打手和走狗;国内还有不少公知跪族,天天为其洗地,鼓吹“民主灯塔”。 根本原因就在于,过去近一个世纪里,美国从军事、经济乃至文化都具有绝对的领先优势,堪称这个星球上的“地表自强”。而中国富起来不过数十年,强起来,可能也就这几年。 说白了,对于那些对中国各种歧视偏见的国家而言,我们领先他们还不够多(甚至很多领域,至今还落后于人)。 所以,不要指望这些“发达国家”会给予你真正的尊重。你只有真正足够强大了,才能做到“以德服人”、“不战而屈人之兵”。在这之前,最好不要把“我是个好人”写在脸上。我们可以当好人,但绝不是当无原则的好人。 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周星驰的电影《功夫》最后,给出了答案:我可以轻易捏死你,但我选择放过你。 、 第二,不用锦上添花,但也不要落井下石。 我之前就说过,崇拜强者、讨好强者,是人的天性。看电影或者电视剧,那些大佬身边,往往都会自发聚着一群人围着他。但很多人没想过的是,对这些大佬而言,大多数的刻意逢迎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 《红楼梦》前期里贾府做寿,刘姥姥哪怕是变卖家产去送一个贵重的礼物,对当时正如日中天的贾家人而言,也不会放在心上。而当贾家破落的时候,刘姥姥仗义出手,接济一下也会让人铭记一世。 记住:人在巅峰时,对很多记忆都是浅层的,好坏也只是昙花一现,尤其是那些兴奋之下的酒后承诺,很可能酒醒后就忘了;但对低谷时遭受的一切,都会记忆深刻。 比如,很多现在成功的人,都会在演讲和访谈中,反复提及自己当年陷入低谷后的境遇。当然,如果我们做不到雪中送炭,但也至少不要落井下石。人往往就是这样,锦上添花的好处记不住,但落井下石的仇可能会记一辈子。 我有时候就在想,其实现在国家间的关系就有点像一个班。曾经后进的中国靠着高度自律和勤奋努力,一点点地从全班倒数发展成了班级第二名。 而班里面一堆借着祖上坑蒙拐骗起家“余荫”的富二代们,早已过惯了自由散漫的生活。看到中国的这种自律和勤奋,不仅不会鼓掌,还会不停地抹黑找茬。 现在疫情的大考来了,谁都没法作弊。而中国作为第一个参加考试,现在已经快顺利交卷的国家,将会承受巨大的道德压力,更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 就像有人分析的:如果疫情彻底泛滥,最终我们将不得不和这个带病的世界同流合污,因为当大家身上都搞脏了的时候,你一个人太优秀太干净了是不行的,会被所有人孤立。 如果我们过度渲染自己取得抗疫胜利,以一副大方的姿态搞全球救援,到最后遭受嫉妒、抹黑和打压的情况可能会更多。 而事实上,我们现在所取得的防控效果,是在举全国之力,付出了史无前例的代价下获得的。不仅来之不易,更无法承担再来一次“保卫湖北、保卫武汉”了。 硬要打肿脸充胖子,不就成了有些国家口里的“人傻钱多”了么。当下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去检省整个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我们作出的牺牲,去评估全国受到的损失和影响,向全世界真实、客观的展示我们已经付出的巨大代价。 我们应该让世人知晓,谁才是这次疫情里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第三,遵循博弈论原理 其实,关于到底该如何做好人,孔子很早前就提出过8字原则: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也就是老百姓说的,一报还一报。这和现代的博弈论其实是相通的。 当你判断和对方的合作只有一次时,保持谨慎、不首先当好人,是最佳策略。切勿交浅言深就是这个道理。也就是先保护好自己。 但当你和对方的合作存在很多次可能的时候,就不一定了。 比如你和你的同学、同事,亲戚之间。你如果从来对别人的难处都选择袖手旁观,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没有朋友。不吃亏的人,也就永远“得不了便宜”。 从博弈论的角度讲,对于和自己存在无数次合作可能的对象,最好的策略就是先做出行动,然后看对方的反应。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先行好事,表露自己倾向于友好的态度。另一方面,是不要首先当坏人。你采取“作恶”的行动,可能震慑坏人,避免被伤害,但同时,你也吓跑了那些中立的人或者善意的人。 但如果你表达了善意,而对方伤害了你,那么一定要予以反击。但只限一次。之后,看对方如何,如果继续伤害,就继续反击。直到对方也采取合作策略(或者彻底翻脸)。这才是“一报还一报”的真正含义。 国际政治中,只要国与国的界限还存在,就会有无数次的交手机会。 此前伊朗对美国的策略其实就是典型的遵循了博弈论,他们对美国的突然袭击立刻进行回击,但非常克制、仅限一次,然后立马寻求对话。 我们最近和美国的舆论战也一样。美国驱逐了我们的记者,我们也驱逐美国记者;美国批评我们,我们也批评美国。但永远就事论事,不主动挑事、也不扩大纷争。 良好关系的建立,其实同样如此。新到一个环境,一定要先开口请人帮忙。如果他表现出了善意,要立刻予以回报(表示感谢,送个小礼物、吃个饭,或者帮个小忙)。所谓一来二去,关系就好了。 比如塞尔维亚和我们在这次疫情中的交流对话(不考虑此前的关系基础)。塞尔维亚提出了援助请求,非常诚恳。我们立刻做出了回应,相关的医疗物资和医护人员很快就送到了塞尔维亚。塞尔维亚也立刻作出了回报,高规格的接待、总统的讲话等等。我们再次作出回应,外交部和官方媒体均高度评价塞尔维亚的做法,同时,民间也开始自发地宣传我们和塞尔维亚的悠久友谊。这样,两国的关系就进一步深化了。 其实同样的分析,也可以用到和日本的关系上,包括过去几年是怎么恶化的,最近一年多是如何缓和升温的,这次疫情里又是如何变成“山川异域,日月同天”的。 这也再次验证了,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关系怎么样,就看有没有一方先发起博弈,而另一方如何回应了。 前几年有一句挺流行的话,叫你的善良必须有点锋芒。 这句话其实还是很文艺。我觉得更准确的话应该是,你的善良必须有原则、有条件。 无原则、无条件的善良,就是实打实的老好人。而这样的人,从小到大都是被欺负的对象。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被欺负的,都是那些最容易被欺负的人 。而最可怕的就是,善良的人被伤害,被伤害的人不能坚持到底。一个原本善良的人一旦黑化,往往会坏得更彻底。这才是真的可悲。 这么多年了,电视剧《亮剑》为什么还是经久不衰?我们为什么会喜欢李云龙? 就因为电视剧里的李云龙敢爱敢恨,既有胆量、也有策略、更有脾气。 土匪杀了他的爱将魏和尚,哪怕受处分他也要带着队伍去报仇。老对手楚云飞被包围了,他绝不会背后捅刀子、趁火打劫,而是赶忙去救人。 归结成一句话,要把自己的原则、底线亮出来,坏人不做,但滥好人也不当。 什么是亮剑?这才是亮剑。 查理·芒格说: 我的剑,只给能挥舞它的人。 善良也一样,我们的善意,只给那些值得的人和事。 我在知乎上关于个人成长、心理学等的干货已经获得赞同和收藏数超过130万次,同名公号“栩先生”,是职场领域十大最具价值公号。原创不易,不妨关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