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最近这么频繁的改编,是好事吗?

肥肥猫的回答三体这种时间跨度和世界架构的内容在目前还就只适合广播剧这种形式。对于三体的核心粉丝来说,整个故事的时间跨度注定了其很难改编成电影,用两小时的电影基本无可能叙述清楚,如果非要按照编年体来顺序叙事,就会变成平铺列举的俗烂流水账电影。 要想全景展开不是不可以,但这就意味着你必须拍好多部。比如魔戒那种上下六集,每集3到4个小时的系列电影,这就不是一两年内就能搞定的事情。同样涉及到这个问题的还有魔兽世界,基本也很难改编成电影,暴雪尝试过但很失败,因此,目前最好的形式依然是编年体小说或者有声书。...

肥肥猫的回答

三体这种时间跨度和世界架构的内容在目前还就只适合广播剧这种形式。

对于三体的核心粉丝来说,整个故事的时间跨度注定了其很难改编成电影,用两小时的电影基本无可能叙述清楚,如果非要按照编年体来顺序叙事,就会变成平铺列举的俗烂流水账电影。

要想全景展开不是不可以,但这就意味着你必须拍好多部。比如魔戒那种上下六集,每集3到4个小时的系列电影,这就不是一两年内就能搞定的事情。同样涉及到这个问题的还有魔兽世界,基本也很难改编成电影,暴雪尝试过但很失败,因此,目前最好的形式依然是编年体小说或者有声书。

再者是视觉方面,电影CG很难呈现出三体的世界架构,尤其涉及到宇宙维度这种抽象概念的部分。尽管现在的科幻电影已经可以驾驭黑洞这种科学概念的视觉想象,但是面对非常抽象的科学概念依然是外行人瞎热闹为主。

之前做的最好的电影星际穿越,尽管在黑洞的视觉上下了大功夫,还找了Kip Thorne这种理论物理学家当科学顾问(以至于行星上1200米高的巨浪这些东西都是被计算出来的)。但到了故事最后的五维时空部分依然是血崩般的失败,至少在我看来是瞎整——用一个房子里大量三维画面堆叠的方式来展现“无限多个时间线”这种手法太俗气了,这其实并不符合我对五维生物如何看待四维世界的想象。这种处理方式不是不可以,但会让电影的气氛童话化。无论如何,这已经是当今电影工业能做到的极限了。

把三体拍成电影,如果说“上千艘超级战舰”这种概念还是今天的CG能驾驭的,到了“降维攻击”这里就很难了,一些细节比如要怎么展现血肉生物在降维过程中的死亡,大家的理解和想象都不一样,二维化是一瞬间的二维化,一瞬间大家都变画片了,还是有一个时间过程让大家实际上是因为溃缩而机械性死亡,这里面的呈现方式可以天差地别,怎么拍都会有读者表示这不是我要的三体。

加上三体的世界架构过于宏大。整部作品实际上是讲整个宇宙走向灭亡又涅槃重生的过程的故事,这种尺度的背景放在电影里跑,意境没弄对就会变成Futurama式的卡通化处理,丢掉了原著本有的绝望和苍白感。

很多东西一旦画到纸面上就把读者自己的理解给收束了。我记得我小时候看到圣斗士冥王篇里的叹息之墙这个概念,被一开始其设定中的绝望感震撼了,结果看到最后一群脚男居然可以打出一个物理意义上的洞的时候感到非常荒谬。这就是为什么过于宏大的概念发明最好不要实体化,容易丢失想象力自我营造的一些东西。与其这样,像三体这种小说不如听广播剧,大家各凭脑洞,谁也不觉得原作被糟蹋了。

过去的广播剧大多数都是无偿,义务的爱好者产物,从制作者到制作方式基本都是业余爱好者,剧本也没有根据广播剧的编排要求优化过,很多只是在那里读一遍而已,这并不能达到专业的音效后期的标准。这次有专业的团队来重制,给每个人物配音,根据情节的推动设置画外音和音效,会好很多。

说起来广播剧这种old fashion的东西今天会突然再火起来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通勤时间的碎片化利用只是一个方面,这股风潮其实是来自二次元的推动,比如那群耽美的受众,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影视化,不能进行二次创作。再加上很多唯美的审美需求无法用画面呈现(现实中找不到长的这么仙的人),找谁拍都丑的看不下去,不如沉浸在想象力中大家各自领悟。

大刘说,声音可能是科幻最好的载体之一,因为它提供身临其境的细节,也提供想象的空间。我理解大刘说这话的背后意思是——声音是小说的另一个形式,是对日益凋零的想象力的挽救。